公司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4包工头讨薪车祸身亡 百余万被烧剩67万

时间:2018-04-10  浏览次数:180  编辑:dede58.com

原标题:包工头讨薪遭遇车祸身亡,四个家庭的轨迹全变了…

清明节,20多岁的杨文(化名)回到重庆合川狮滩镇的老家,在老房子背后的坟前,5ishiyan我爱,点燃了香烛。地上,放着父亲留下的那一册账本……两个月前因为讨要工程款而遭遇的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四个重庆家庭的命运。

让工人们拿到被拖欠的工资,是死者生前的愿望。如果把剩下的钱按比例分给工人,似乎对他们有些不公平。如果按照先前约定,发给工人全额工资,对四个家庭可谓是雪上加霜,甚至还要拿出车祸赔偿款来补贴。此外,对于被拖欠的工程款是否都已结算完,四家人也不甚了解。

如今,这四个家庭仍在奔忙,仍在等待答复,希望能了却逝去至亲的生前心愿。

A

变故

好不容易年前讨到欠款却遇车祸

这两个多月来,20岁出头的杨文对人生的滋味有了更多的感受,她的父亲杨宗兵在春节前几天的一场车祸中不幸遇难。

今年2月8日下午5点35分,杭瑞高速公路云南保山段龙陵往保山方向发生一起货车与轿车追尾相撞的交通事故,相撞之后,小轿车起火致车内5人死亡,而现场散落了大量的现金。

持续了两年漫漫的“讨薪之旅”

“我在主城区工作很忙,不能经常回来看父亲……”清明节,杨文回到合川老家,在父亲的坟前,她的心情很复杂。

杨文说,54岁的父亲杨宗兵常年在外务工,手底下有几个工人。前年,杨宗兵完成了在云南芒市的一个工程,回家后却一直高兴不起来。“工程款却没有拿到手。”

在杨文的记忆中,父亲前后去过三次云南讨要剩下的工程款,逢年过节总有工人上门,5ishiyan我爱,找父亲要工钱。杨宗兵也很无奈,因为不仅是工人的工钱没拿到手,他自己的钱也被建筑公司拖欠着。为了让工人们安心,杨宗兵从家里拿出一部分钱垫付工人的工钱。

“钱拿到手了,马上就回来过年。”

今年2月7日上午,在主城区上班的杨文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他马上要去云南。就快过春节了,剩下的工程款已被拖欠了两年多,杨宗兵约好其他三家同样被拖欠工程款的重庆人一起去云南。

2月8日上午,杨宗兵打电话告诉女儿:“钱拿到手了,马上就回来过年。”这下杨文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但她没料到,这却是她听到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回家途中遇意外,只剩下67万

云南保山当地交警部门通报称,2月8日下午,杭瑞高速公路云南保山段龙陵往保山方向发生一起货车与轿车追尾相撞的交通事故,造成5人死亡、1人受伤。

遭遇意外身亡的正是杨文的父亲杨宗兵,还有同行的钟子国、阳和平、阳志中和他的小儿子。

根据几位死者家属的叙述,重庆晨报记者还原了当天的情况:2月8日下午,杨宗兵、钟子国、阳和平与阳志中四人来到芒市劳动监察大队,领取了2012年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工程款。他们携带着115万元现金于当天下午从芒市出发,前往云南昆明。

下午5点35分,当车子行驶到杭瑞高速公路云南保山段时,与一辆大货车相撞,杨宗兵等人所乘坐的轿车起火,车上5人全部丧生。车祸发生后,可能是轿车上的人用最后的力气将装有上百万现金的袋子扔出车外。随后,现金散落在现场,部分被烧毁。经过人民银行保山市支行清点、鉴定、兑换,5ishiyan我爱,剩余的现金只有67万余元。

2月12日,当地交警部门向四家人出示了“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经过协商,死者家属按照工程款领取比例,将交通事故现场遗留的现金进行了分配,并签订了分配协议。

B

困境

失至亲陷悲伤,还要应付工人讨薪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改变了这四个重庆家庭的命运。

一家人的生活压力全压在她身上

杨宗兵是合川人,钟子国一家人住在永川区,阳和平与阳志中都是长寿人。四人都是工头,5ishiyan我爱,手底下的工人也大多是重庆人,他们在云南芒市的同一个工程项目上工作,也彼此熟识。杨宗兵和钟子国主要负责粉刷之类的外装修,阳和平与阳志中所带领的工人们则是做木工活儿。

车祸发生后,20多岁的杨文继续孤身待在主城区工作,支撑起整个家。母亲有慢性病,有时还要住院,以前父亲在外打工,一家人还算有稳定的收入。而如今,处理父亲的身后事已经让杨文心力交瘁。今后,一家人的生活压力将全压在她的身上。

钟子国的女儿钟欣(化名)在操持完其父的后事后,开始为母亲担心起来。由于孩子还小,钟欣抽不开身离开永川去忙善后的事,只能让母亲处理。她很后悔当初父亲去云南做这个工程,“以前父亲和母亲一直在做运输的生意,收入很稳定。可能父亲是想给家里多赚些钱,在别人的劝说下,带了一些工人去做工程。这几年来,5ishiyan我爱,家里不仅拿钱垫付了工人的工资,父亲还多次去云南讨要被拖欠的工程款,也是费尽了心力。如今,人也没了……”

钟欣告诉记者,阳和平与阳志中住在云南昆明,车是他们开来的,父亲钟子国和杨宗兵只是搭个顺风车到昆明,然后再约滴滴顺风车连夜赶回重庆。“据说他们(钟子国和杨宗兵)已经在昆明约好了顺风车,没想到还没到昆明就出事了。”

分到剩余的工程款不够发工资

阳和平与阳志中的家属告诉记者,在这次讨回的115万工程款现金中,他们就占了其中的97万元。因为两家人所占工程款比例最大且金额多,涉及的工人也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家人都在为如何处理剩余工程款的问题而发愁。

阳和平的儿子对记者说,由于父亲一行人在8日拿到现金时,已经是下午了。春节临近,在银行存钱需要排队,而且如此大金额的现金,去银行存钱也需要花很多功夫。“父亲他们就是想让手底下的工人早点拿到钱,能早点回家过年,所以这些现金并没有存银行,而是选择随身带回来。他们当时也想快点赶回来。”

阳志中的大女儿告诉记者,在车祸中遇难的,除了50岁的父亲外,还有15岁的小弟。小弟是跟着去玩的,没想到竟然遭遇到意外。

而另一方面,阳志中一家不仅陷入悲伤,还要应对工人们上门讨要工钱。出事后,他们家也分到了剩余的工程款,但却不够分发工人们的工资,所以也迟迟没有发下去。

C

困惑

怎样让工人拿到全额工资

剩下的钱如何分配?这成了死者家属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成为工人们关注的重点。

清明节之前,遇难者家属再次齐聚云南昆明,他们准备同建筑公司协商,争取能让工人们拿到全额的工资。

剩余钱按比例给工人?不公平

在2月底到3月初,车祸中几位死者的骨灰都已下葬,保山当地交警部门也出具了事故责任认定书,5ishiyan我爱,认定车祸中货车司机负全责。之后,肇事方向死者家属支付了每位死者10万元的安葬费,接下来的赔付也在进一步处理中。

一场意外发生的悲剧,随着剩余工程款的分配,以及赔付的逐步到位,似乎已接近尾声。然而,四家人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这么简单。

在四位死者之前领到的115万元工程款中,大部分都是工人被拖欠的工资。杨宗兵的女儿杨文说,她父亲领到了6.8万元,但在出发前,父亲就委托别人将其中的5.2万元汇给了手下的两个工人李某某和何某。钟子国的女儿钟欣(化名)说,父亲领到的16万多元中,绝大部分是工人的工资。阳和平与阳志中的家属则告诉记者,两位死者之前领到的97万元工程款,有半数以上是工人的工资。

如果把剩下的钱也按照比例分给工人,似乎对已被拖欠了多年工资的工人有些不公平。

发全额工资?自家雪上加霜

如果按照之前的约定,发给工人全额工资,那对于四个因讨资遭遇不测的工头来说,他们的家庭可谓是雪上加霜,甚至还要拿出车祸赔偿款来做补贴。

除了杨宗兵在过世前已将工人的工资全额汇出,其余三家的家属在按照比例分到余款后,都还没有来得及将工人的工资发放下去。不过,他们都向记者表示,一定会让工人们拿到工资,因为目前他们正在努力,争取让工人们拿到全额的工资。

找欠款单位协商解决?等答复

前不久,钟子国的女儿钟欣告诉记者,“这件事情说起来很奇怪。父亲他们随身携带的现金烧了近一半,但记录账目的账本还保存完整,其他三家也是如此。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5ishiyan我爱,账本保存完好,5ishiyan我爱,我们能根据账本来清算这笔工程款是否真正完结,还能作为工人们领工资的证据。”

死者钟子国遗留下的账本重庆晨报图“工人的工资我们肯定会发下去的,因为我们现在正在争取最好的结果。”阳志中的女儿在清明节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近一半的工程款已经在车祸中被烧毁,但账目都还在。不过,由于四家人对于死者生前承揽的工程项目不甚了解,均表示对遗留下来的账目看不大懂,也不清楚被拖欠的工程款是否都已结算完。对于全额支付工人工资,四家人已是焦头烂额,他们想和当初欠款的建筑公司进行协商,能共同解决这一难题。四家人后来在云南昆明聚齐,他们找到了这家建筑公司,并向对方提出了诉求。

车祸现场遗留现金的分配协议。 甘侠义图30多岁的永川人何云俊(音)就是被拖欠工资的民工之一,他告诉记者,钟子国讨要拖欠的工程款出了意外,工人们也多次和老钟的家人联系,他们也愿意等待最后的分配结果。

杨宗兵的女儿、钟子国的女儿、阳和平的儿子和阳志中的女儿都向记者表示,他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如果能让工人们领到全额的工资,那就能了却父亲的心愿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联系方式
电话:0551-8888888,0551-8888888 传真:0551-8888888
邮箱:125852439@qq.com
QQ:125852439,125852439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淮河路步行街明教寺藏精阁

版权所有:机电有限公司网站 皖ICP备07010836号-1